《上海堡垒》:一次转型还是突破?舒淇为何会再三与滕华涛合作


滕华涛老爸滕文骥是第四代导演之一,如今感觉已经没多大名气,当年《黄河谣》,是国内第一编剧芦苇合作,该片帮葛优打开了圈中名气。另外拍过《棋王》《锅碗瓢盆交响曲》等不同类型的片。电视剧方面也打造过《血色浪漫》《胭脂雪》等很有影响的作品。

而滕华涛早期电视剧起步,本身也喜欢制造话题关注度,例如《双面胶》《蜗居》等,本身作品质量可以说见仁见智,但话题的热度可能远远大过本身质量吧。

第二年,舒淇再参与滕华涛翻拍《我最好朋友的婚礼》,与冯绍峰、宋茜搭档,导演陈飞宏是新人——但不得不说也大有来头,是陈凯歌的亲戚,做过《搜索》等片的助手,但两个“导二代”联手,总体效果却比《剩者为王》还要糟糕,网上评分还要差。

面对上映以后,电影招来的诸多非议。舒淇在宣传影片时表示:“灰鹰小队他们的牺牲奉献精神,还有信任感,我觉得是值得年轻人去学习的。”这种说法也呼应滕华涛一再强调电影不是讲好莱坞式的孤胆英雄。

舒淇与滕华涛的合作开始于2015年的《剩者为王》,原著作者落落自编自导,滕华涛是出任监制。

尤其与莫文蔚、赵薇合作的《夕阳天使》,集合内地、香港、台湾三大女星联袂,当时也算赚足关注,到杰森·斯坦森的《非常人贩》和韩国电影《我的老婆是大佬3》算是一个高峰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黄河谣中葛优

当然,舒淇出道20多年,从来不惧争议缠身,本身在《上海堡垒》中,舒淇的确成了唯一过得去的看点,我们的电影故事可以做任何夸张的幻想,戏外却是现实世界,电影质量是整个团队来保证的。舒淇一个人却拯救不了一部电影。 

而舒淇总体在林澜这个角色上不过不失,她个人让人记住的角色大都有本色迹象,合作最多的刘伟强就说,她能够很快和角色融为一体,也体现是一种“入戏”专注的实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剩者为王剧照

 很快,号称中国科幻电影的门窗被这样一部“现象级”作品给关上,或者直接叫砸掉也不过分。

《上海堡垒》:一次转型还是突破?舒淇为何会再三与滕华涛合作

一、不止《上海堡垒》,舒淇与滕华涛三次合作

之前与舒淇合作最多的是刘伟强,从古惑仔系列,《风云》《中华英雄》开始,迄今已有十几部。但早年舒淇以配角居多,后期的《伤城》《游龙戏凤》《精武风云》虽然担正女主角,但在刘伟强那里并没有什么特别有成就的角色。

滕华涛在首映上介绍影片时,号称《上海堡垒》前前后后运作6年,堪比王家卫《一代宗师》。剧本从2013年就开始,2015年才算定下。然后进入漫长的筹备,当时滕华涛刚好接连与舒淇合作,因此也很早就把剧本给舒淇。

总的来说,《上海堡垒》的故事和人物虽然有点幼稚,其实老美两部《独立日》啊,《超级战舰》啊,《黑衣人》啊,就连什么复联啊等等……原本科幻动作片就是各种莫名其妙,并不见得谁比谁高明多少。但好莱坞的专业不一定完全体现在编故事,而是他们通过团队能够把一个粗糙的故事比较完善地呈现在银幕上,最终不会让观众一眼就看出“假”,这才是好莱坞的专业属性。

随后,导演滕华涛的几次回应也极为“傲慢与偏见”,打着谦虚抱歉的旗号,却一再敷衍推脱责任。多数影迷都坦承,全片唯一可以接受的就是冲舒淇面子才给一颗星或两颗星。

      另一方面,舒淇先后与侯孝贤合作多次,尤其《最好的时光》与《刺客聂隐娘》,将舒淇在演技上推到一个高位,手机电玩城两部片之间也几乎相隔十年。

两人从《剩者为王》搭建合作, 新上宝网上捕鱼舒淇在片中演一个大龄剩女, 电玩街机捕鱼注册但故事表达一种尊重真实自我个性的“主旋律”, 街机捕鱼电玩城貌似也符合舒淇的特质。

导演落落说:“她活得充满希望,手机电玩城你看不到任何人催促她的感觉,任何时间催促她的感觉,就是一种时间很乐于让她去挥霍的感觉。”舒淇在片中与彭于晏上演一段姐弟恋,实际上彭于晏从学生时代就真喜欢舒淇,一直视为偶像滴。

但是,滕华涛面对批评很快“道歉”,似乎舒淇反而还有一股力挺导演的“孤胆”气质。

说白了,《上海堡垒》的一切问题归根结底都只是一个敬业态度的问题。假如稍微有一些敬业心,滕华涛导演就不会在公映以后一再爆出不适当的种种言论。

另一方面,更大的矛盾体现在电影希望呈现好莱坞式的大制作、大场面,照着一些高概念电影的“套路”来,可在制作层面却一塌糊涂,非常粗糙。

从基础的人物形象说,舒淇饰演的林澜是科幻世界里“女神”一般的存在,人物关系主打“言情”,舒淇当初接下角色就看重表达“情”的部分。

20多年银幕生涯,舒淇在许多商业片导演那里,舒淇很长时间只是“花瓶”形象,而在张婉婷、吕乐、侯孝贤等优秀导演开掘下,舒淇也的确颇有可塑性。但她比较让人记住的角色都有本色迹象,她和角色融为一体。

滕华涛真正拍电影是2000年后,第一部有关注的作品《心中有鬼》从2004年开拍,上映已经是2007年,貌似拖延症早就有了,但他不是王家卫。

正如上海成了拯救世界的堡垒,而舒淇,也成了《上海堡垒》最后的堡垒。出道20多年涯,演出80多部电影,网上赌场app下载平台5部电视剧,平均一年3、4部片,相较有劳模之称的刘德华、古天乐,其实也差距不大。

在以扮嫩拼输赢的华语女星圈子,已步入中年大婶行列的舒淇,还能占据一线地位,原本是多年来通过打拼翻身得来的成绩,想不到《上海堡垒》一片演的是幻想的浩劫,结果戏外让舒淇卷入一场现实的“灾难”,为什么舒淇会被滕华涛带上这“贼船”呢?

滕华涛90年代中期才从学校毕业,整个90年代都没有拍过什么电影,通过一些人脉资源拍了几部电视剧。

显然,剧本很大程度还是沿着原著“软科幻”风格在塑造人物,甚至不是狭隘的男女感情,林澜的身份是比较高级的指挥官,一直为上海存亡,为人类家园操心。舒淇觉得:“不惜牺牲自己的大爱,让人热泪盈眶。”

假如客观来看《上海堡垒》成为观众口中众矢之的,主要还是影片基调设定有点别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非诚勿扰剧照

滕华涛的另一身份,主要是圈中比较著名的“导二代”。生于70后的他,在一些地方习惯抬出第六代的身份,实际同第六代导演群,不论年龄还是创作,根本没多大渊源关系。

这部电影的确出人意料的“火爆”,但全是铺天盖地批评与吐槽,甚至几乎要判定《上海堡垒》是国产科幻电影的灾难,完全没有推动影片吸引观众的正面信息。

好比莫名其妙外星怪物呈现机甲状,在重要的地方失掉可信度,片中搭建的暧昧情感缺少支撑说服力,甚至就显得荒唐可笑了,整个影片的骨架其实就崩了。 

《上海堡垒》的主创团队拍摄 后期一共三年,时间周期不算长,但也不算短。基本细节方面却没有做好“补漏”,像什么未来军人形象走“偶像明星路线”,基本妆容形象都不加考虑,看看《异形》前两集怎么塑造飞向太空的军人和探险家组成的队伍;什么怪物做不好就用机甲代替,80年代的好莱坞也并没有太多电脑特效。

 2019年8月4日,耗时6年打造的科幻电影巨制《上海堡垒》举行首映礼,很难想象,原本一个流水线式的常规活动会成为中国电影一次重要印记。

2015年,《刺客聂隐娘》不仅让侯孝贤获得第68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,也是他第一部在内地公映的电影。第10届亚洲电影大奖上,舒淇拿下最佳女主角。年届四十的她拥有了第一个国际性表演奖,已经没有人会怀疑她的实力。

到《上海堡垒》的林澜,她希望人物形象有自己的身影,不是一个单纯高冷的职业女性,还是能够从“大爱”方面有一些改变,但尽量不希望林澜的种种努力是俗套煽情,可惜整个故事的世界背景和对手呈现很不搭调。。

 其实,稍微总结一下舒淇这些年的戏路,撇开大量“花瓶”形象,她能够让观众记住的角色,大多还是那个在银幕上寄托自己心事的忧郁女神。以《非诚勿扰》《西游降魔》《聂隐娘》,哪怕与滕华涛第一次携手的《剩者为王》都不例外,人物形象是比较本色的,舒淇可以充分驾驭,调动情绪感染观众。

 这十年之间,舒淇不断和各种大明星搭戏,如《伤城》和金城武,《游龙戏凤》与刘德华,《全城戒备》和郭富城,《精武风云》和甄子丹,2008-2010年,舒淇和冯小刚、葛优合作两部《非诚勿扰》。2012年,周星驰的《西游降魔篇》高潮部分:段姑娘一身白衣,在山顶的月光下重新唱起《一生所爱》,就是俗话说的“在别人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一出好戏海报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聂隐娘剧照

    不提早年那些脱衣和穿衣的陈年老梗,其实舒淇最早尝试的突破是动作打女,从《中华英雄》《绝色神偷》《夕阳天使》等开始,以性感冷酷的角色朝动作女星方面拓展。

二、突破转变瓶颈:本色演技才更动人

想要成功能够持续,能否对一份事业保持专注和用心,这本身就是一个艰巨考验,也是衡量实力的一种检测。

而鹿晗演的江洋多数时间也属于“暗恋”林澜。林澜觉得江洋是末世里的一线生机,拯救世界,让人们保持希望。所以,林澜对江洋才有一种亲近的关爱和期望。从人物塑造来说,这种定位并不算很大错误,但在电影呈现上,缺少大众喜欢的CP感,尤其舒淇和鹿晗没有那种味道。

从那时候起,滕华涛的戏与华谊兄弟合作比较多,恰恰舒淇从2008年与华谊兄弟的《非诚勿扰》开始,也有了合作。

《心中有鬼》的阵容也很强,黎明、刘若英、范冰冰等参演,也许从片名已经注定会是失败的内地惊悚片,照今天的说法是不是怪“起错片名”?

包括相似经历的陆川,也只是在管虎的电视剧《黑洞》参与编剧,外加宁浩,这一批70后,实际是2000年后才涉足电影,用习惯性说法,他们应该属于新生代导演。

舒淇起初还问过导演片中江洋谁演,得知是鹿晗以后,舒淇才答应。显然不论滕华涛还是舒淇,都没有觉得鹿晗作为流量明星加入一个爆米花电影有什么问题。或许原本还以为鹿晗可以像《剩者为王》中的彭于晏那样有意外收获,谁也没想到最终会是这样事以愿违。

,,